我在夏末午后听过你

酴可一   2016-05-08 09:57:48


文/酴可一

初次见你,我先听到的是你的声音。九月是夏天的尾巴,将秋未秋。我的座位在窗边,窗外的阳光逼着热气,我还感受得到夏天的闷热。铃声响起,教室依然喧闹,我趴在桌子上猜这一节是什么课。“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地理老师,我叫赵宇升,大家可以叫我升哥,但是不准叫我老师啊!”我猛地抬头,讲台上的你一口东北口音,爽朗的语气,年轻的模样,让台下的一群南方孩子炸开了锅。

很快,你跟班上的男生开始称兄道弟,放学后男生们打球也一定要叫上你。虽然东北纯爷们儿都比较粗心大意,但你对我们女生却都体贴入微。特别是对你心爱的科代表,总是很霸气地对着全班说要好好对我们的小科代表,谁要是敢欺负她铁定揍谁!然后小科代表就会害羞地低着头,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我猜她心里肯定乐滋滋的。尽管他对班里每个人都很好,但是这种公开的赤裸裸的维护让我还是忍不住妒忌了。啊!我亲爱的班主任,你为什么要让我当历史科代表而不是地理呢!

我并不是见人就羞答答的女生,遇到你却总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我越挫越勇经常去找你问不会的题,可又在你认真讲题的时候忍不住看你认真的表情,以至于我每次问完之后还是一知半解。以前并没有遇到过那么爽快的老师,从小到大都是被教育看到老师要礼貌,所以我刚开始还是一直恭敬地叫你老师。直到有一天在问你题时,你忽然装作生气的样子对我说:“你要是再叫我老师,我就揍你了!”认真的样子让我哭笑不得,终于还是别扭地叫了你句“升哥”,脸火辣辣地烫。你哈哈大笑地对我说,这才对嘛。我忽然觉得跟你的距离近了那么一点。

年少的情愫来得总是如此微妙。

一次夜修你走到地理科代表的座位,轻声地问她有没有什么不懂的,然后拿出了一盒雪糕给她。众人起哄,开玩笑地问我们怎么没有,他还是那样爽快的语气,“大家别吃醋啊,科代表那么辛苦,我总得慰问一下是吧。”然后在同学们的起哄声中走了。

闹哄哄的教室,唯有我一个人低着头黯然神伤。下课铃声响起,我一个人走回宿舍,湮没在过道的人群中,我居然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我被自己吓到了。

时间久了,班里的人几乎都注意到了我对你跟别人不太一样这件事情,你每次提问时总有男生在后面暗暗念着我的名字,偶尔你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更是全班闹开了锅。你有点生气地叫他们安静,以为他们是在取笑我。

你说如果不能跟着我们上高二、高三,你就要选择离开,你说不想去认识陌生的人。

后来你就真的跟着我们上了高二,还有高三。在我们这所重点高中,对于一个新来的老师,我们都觉得能一路跟到高三真是一个奇迹。其实你教得并非多好,也没有什么经验可谈,但我们就是爱上你的课。你把我们每一个人当朋友,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跟你不需要有等级观念,所以就连最后排最调皮的学生都被你收得服服帖帖,每次考试,我们班的平均分都是全年级最高的。

认真之余,有时候也会有人打瞌睡,走神。换作其他的老师,或者会置之不理,又或者会恼火地骂人。你也会生气,但你的生气总让我们感到一阵爱意。

“俊笙!你在发什么呆呢?你不努力,以后怎么给你的小女朋友未来啊?”

“蓉蓉!想什么那么入神呢,又在想你家小男朋友呀?”

“若君!看哪儿呢,我就那么丑吗?你都不往这看!”

你每次都能用欢乐的方式把我们从神游中拉回来,从不以老师的身份压迫我们做任何事情。这让我们深深地爱上你,无法自拔。

我是经常走神的那一个,所谓经常走神,也不过是因为我刻意地装作发呆,好让你能大声地叫出我的名字。

“嘿!许达琳!怎么又走神啦。”

这句话成了三年里最动听的声音。

你一个人只身从北方来到南方,跨越中国的几乎所有纬线。入职不久的老师工资是不高的,你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在高三这种每个老师都在忙着赚补习费贴补生活的时候,你却坚持免费帮我们补课,常常一补就是一整晚,我们既感动又心疼。兵荒马乱的高三,你不比我们好受。

你没有一点教毕业班的经验,常常备课备到很晚,你说好怕耽误了我们。但事实证明经验都是浮云,我们班的成绩几乎垄断了全年级第一。有实力的人从来都是拿实力说话的,你的人格魅力就是最大的实力,比起那些一堆证书的老师,我觉得你才是最无敌的。

后来我们拍毕业照,大家都抢着和你合影。我站在你身旁,你的手搭在我的肩上,咔嚓一声,相机定格了这让我铭记一生的一幕。后来,我们上考场,老师们站成一排微笑地为我们打气,唯独你大声对我们喊“加油”。后来,我们毕业聚会,KTV里你唱了一首《老男孩》,笑着对我们说年轻真好;你说以后去东北找你玩,你要带我们一起打雪仗;你说可能对于别的老师来说,我们是一群孩子,但对你,我们都是你的朋友;你说,祝我们前途似锦,快快长大。我记得,好多女生都低下了头不说话,大概是跟我一样,眼睛酸得睁不开了吧。

我还生活在南方,还没有看过雪。你最后决定留在学校,你陪伴了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生。我偶尔在网上给你发几句问候,偶尔看着那张你搭着我肩膀的合影发很久的呆,却从不提及你提问我时台下的哄笑。大概你不知道吧,那并不是对我的取笑,他们只是在帮着我告诉你,在我荒芜的三年里,你是我繁华的注脚。

编辑/李鹏修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在夏末午后听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