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马明日天涯

蓝格子   2016-05-08 09:57:31


文/蓝格子

H小姐是我高三的前桌,我们的关系也因为近距离的接触而急剧升温,要知道在这之前我仅仅是知道班上有这一号人物存在,和脑海中那么一丁点可以调出来的印象。

她是学霸型的人物,长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时常拿下第一的桂冠,又能轻松解答出困扰我多时的数学难题。作为神一样存在于我心目中的她却又没有多少架子,见人都是乐呵呵的模样,有点傻。

好像印象就止于此,而H小姐心目中的我呢,只有两个字,能吃。

而这一特点在我和她成为前后桌后更是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我常常抱着一堆零食来到学校,下课时嘴里也总是装着东西,开口闭口就是一句“你要不要?”在那个传闻中水深火热的高三年代,我就是一枚闪闪发光的大奇葩,所以每当H小姐看向我时,我都有种被当做动物园猴子观赏的意味。

时间一久,H小姐便有些疑惑了。

她突然在下课时转身问我为什么那么快乐,而这时候我多半是拿着不及格的试卷暗自神伤,当然嘴里一定是在嚼着糖果。

我看着她如小鹿般探索的眼神,也很想认真地告诉她一句我没有多快乐。我和她一样害怕高考,不满意自己的成绩,悲伤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报,可那又能怎么样呢,红叉叉还是遍布我的试卷,排名仍是倒数。那么,我宁愿啊在你们眼中快乐一点,也不要成为传说中被同情的存在。

当然,这一大串的话我并没有向H小姐说起,我只是咧开嘴对她笑了笑,硬生生扯出来的笑容有点痛。

H小姐不多话,拿走我一片薯片后便继续和我说题。

没头脑的一问一答倒是莫名的加剧了我和H小姐的好关系,我们开始一起去厕所一起去跑步一起互诉少女心事。

年少的话语在风中飘散,混合着少女清脆的声音,天边回响。春日夏初,我和她在操场上说着喜欢的男生的名字,抱怨着某个小气的女生。而这时候的H小姐呢,像是脱去了圣人光环,我听她说一段不怎么美好的恋爱往事,听她说所处的不喜欢的关系圈,说到尽情时她会皱起眉头然后又突然笑起来,很傻却也很美丽。有血有肉,那是十七岁坐在操场上的我对H小姐的唯一评价。

白驹过隙,高考像潮水般逐渐逼近。而我和H小姐还是保持着相互鼓励的好习惯,在那个闷热的夏天里,她是我在陌生的班级里唯一的心灵慰藉。

我也时常和她提起自己的梦想,我说我要去湖南,甚至描绘好了大学生活的蓝图。H小姐总是笑,拿着笔的手有些顿,然后轻声告诉我说:“以后再说吧。”我不满意她的回答,总是噘着嘴,而她便会在下一秒笑出来拉我出去看桃花。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诗句,也对这校园突然有了一些留恋,还有身边的姑娘。

年少的我们大多如此,太过相信这世间的美好,以为第一个认真喜欢的人就会在一起,念叨了许久的梦想就一定会实现。可我没做到,H小姐也没做到。

高考失利的那些日子里,我多次想起趴在桌子上和H小姐小声叙说梦想的我,竟有些嘲讽的意味。而H小姐呢,倒是恢复的很好,明明巨大落差的承受者是她,却承担了安慰我的职责。她开始担任理想主义者的角色,以贫瘠的语言描述大学生活,极尽美好词汇夸赞我。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走出那段时光,但我真的很感谢她的存在。

随即是大学,我远赴广东,而她留在安徽。

某日我突然在大学的课堂上因为舍友的一句话而触动了回忆的弦,然后想起了她。而等我回到宿舍想要告诉她时便看见了她的留言,有关我们的高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恶俗小说里所说的心有灵犀,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挺想她的。H小姐告诉我说她明年要来广东感受一下我生活的地方,而我也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三月桃花,四月蔷薇。五月夏至,六月芬芳。两人一马,明日天涯。

我等你来这里。

编辑/围子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两人一马明日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