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盒里的爱

小妖寂寂   2016-05-08 09:57:26


时过境迁是种悲哀,可换个角度看,也许恰恰是这种错位,成就了别样的情感。

文/小妖寂寂




我生长在一个缺少关爱的家庭里。打我记事起,老爸就在外面工作,一年到头来在家的日子只有春节前后那么几天。老妈在家里带着我们姐弟几个生活,勤劳朴实的她,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忙碌干活上。

在上小学五年级前,其实我是享受这种没有人管的自由的,除了偶尔会对老妈表现出来的重男轻女有一点点的不满之外。在家里,弟弟们不需要干丁点儿活,而我经常得做饭和洗衣服。如果我跟弟弟闹别扭,老妈肯定二话不说裁定是我的错,如果我敢继续抗议,一不小心棍子还会挥过来。庆幸的是我们姐弟几个关系尚可,我挨揍的机会并不多。

后来我因学习成绩突出,被镇上的重点小学给招了过去读实验班。新学校离家有好几公里远,我只好住到学生宿舍里去,周末才回家。于是从小学五年级起,到初中,到高中,我一直是一名住校生。

随着年龄增长,也许是因为离家,也许是因为受到周围环境影响,我竟然开始想念老爸老妈,希望他们也能到学校来探望我。住校的同学不少,时常会有家长提着各种好吃的来看望自己的孩子,看见这些父母牵着他们孩子的手在校园里散步,我内心涌起很多的酸涩。老爸依然在外面城市工作,他连我的学校在哪个位置都不曾知道,而老妈总说家里活儿多,就连家长会也不肯来参加。有时候我打电话回去,老妈甚至对我说没事周末不用回家,好省点车费。每次挂了电话后我都会问自己,为什么我的妈和别人的不一样。

我从小不容易生病,感冒发烧什么的一年也难得遇上一次。每次看见有同学生病了,大家围着嘘寒问暖时,我都羡慕得不行。因为从小老妈灌输给我的观念就是,没病没痛的,哪需要什么关心。所以我总想着只要我生病,我就可以脆弱可以委屈可以掉眼泪,可以不用再去做硬邦邦的女汉子了。只可惜对于身体棒棒的我,生病都是个奢望。

读中学时我的作文写得还算可以,常常会被老师拿做范文在班里朗读,但我从来都没写过父爱母爱这样的文章。不是不想写,只是每次提起笔都不知道该如何落下去。就这样,在没有父母宠爱的日子里,我孤独地隐忍地倔强地长大了。

上大学的城市正是老爸老妈在工作的城市,因此与他们多了见面和相处的机会。只是长大后的我,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父母面前只会是愈加的含蓄。老妈似乎也觉察到我的客气与疏离,于是每次见面她都会端出一个超大号金属盒子来,执意要与我分享她新买的糖果。但那个巨大的糖果盒子里包装五光十色的小零食已引不起我的兴致,于是我无数次看见老妈的神情黯淡下去。

直到有天,老妈满脸兴奋地朝我举起一个熟悉的小身影——念初三时,陪她到集市上买东西,我曾指着商店橱窗里的一罐售价20元的糖果央求她给我买。那是一种五颜六色的水果味儿的硬糖粒,味道好,最重要的是金属小糖罐上的图案也好看得不得了。只可惜那天的老妈毫无悬念地拒绝了我。但她不知道的是,后来我偷偷攒下零用钱给自己买了一罐,并且那个小罐子一直保留至今。我没想到的是很多年后的这天,老妈居然还记得那幕往事,并且一直在寻找这款包装早已不多见的糖果。

我终于知道,老妈的超大号糖果盒完全是为我准备——那些年,老爸在外面做生意亏了很多钱,她一边要照顾我们姐弟几个,一边又想给家里减压,所以拼命地干活。她没给我买过零食,没给我买过布娃娃,她小心翼翼地问我,现在再买是不是迟了?

我对着老妈摇摇头,其实那段成长让我变得独立又自主,这是最大的财富。

编辑/苗与

小妖寂寂:本名陈燕,现居广东,热爱收藏,热爱旧物,热爱纪念的勇气和岁月的见证。读小博十余年,如今有幸在这里分享“旧物”背后的故事,希望时光不会老,记忆能长存,以及幸福不遥远。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糖果盒里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