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的你

2016-05-08 09:56:14


◎文/蒋一初


蒋一初: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写文章是家常便饭。我在走过的时间里捡拾闪闪发光的记忆,每段记忆的载体都是一躯鲜活的生命。我用他们讲故事,讲我的故事,讲他的故事,或许也是你的故事。

上周末我去了一趟杭州,见婷哥。

万圣节的第二天,婷哥参加完派对睡了两个小时就风尘仆仆地来车站接我。下雨,杭州气温骤降,婷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能听到她那边呼呼的风声。到了杭州我才感觉到自己太冲动,没有看天气预报,也没有想到杭州在这天会有一场马拉松,景区封路。

婷哥是个很任性的人,一个女生,非要把自己弄得强势,女汉子对于她是个太柔软的词,她就是个男人。婷哥顶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围着大红色的围巾,看到我随意地拍了拍我。我们大概有三个月没见了,也不怎么聊微信,见面从不拥抱。这是一种极微妙的关系,我知道你在,我要去找你,我要见你。你从来都不会拒绝我。

“我好冷啊。”“我也冷。”

因为马拉松封了景区的路,我没办法去赏西湖,和婷哥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聊天,口腔里尽是咖啡的浓香。

婷哥是一中毕业的,当年的市高考状元是她同班同学,也是我们共同的初中同学。叫那个女生盖盖吧,她是这样坚硬的婷哥的死结。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这样一个死结。做什么都比你好,成绩比你好,画画比你好,唱歌比你好,比你更有气质,更招人喜欢。知道自己要什么,不顾一切地去做,总是能够做成。

盖盖高考考了一中的第一名,她可以去清北,但她没去,填了复旦哲学系。她生活得非常有质量,她不喜欢北京,所以谢绝最高学府的邀请。盖盖学了一个暑假的羽毛球,在厦大自招拿了体测满分;她学吉他,能在学校里组一个乐队;她可以自己独立完成一份海报外加宣传……

婷哥的死结是盖盖,她和盖盖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刚上初中的时候婷哥比盖盖成绩好,越往后,盖盖就越拔尖,婷哥就越追不上她的步伐。其实婷哥根本就不想追逐盖盖,刻意复制的人生除了乏味便是绝望。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总是能够把亲生骨肉折磨得死去活来,盖盖频繁地出现在婷哥父母的口中,婷哥忍受了六年,摆脱不了盖盖给她带来的阴影。直到上了大学,盖盖不再是婷哥的同班同学,婷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有些人一直优秀,但大部分人总是归于平庸。婷哥跟我聊起盖盖的语气是平淡的,她说如果不是父母的过度期许,自己或许会比现在更加洒脱。我笑她不能再疯了,不然天都要被她戳出一个窟窿。

已经做了学姐的婷哥被很多学弟学妹崇拜着。婷哥读的是英语系,全班只有两个男生。她接过一个任务,帮老师布置活动现场。她一个人去取快递,叫了一个三轮车,运了一个巨大的桌子回来,然后一个人组装好了桌椅。一场晚会,婷哥跳开场舞,演自己写的英文舞台剧,然后开PPT讲话题。婷哥笑,整场晚会大家总是看到她的脸。

我觉得婷哥现在的生活很好,婷哥也这样认为。但盖盖依旧是她的死结,她每次看到盖盖更新的动态,都觉得自己处于生活低谷期,黑暗,而且会一直黑暗下去。

“但是出去大吃一顿就好了,哈哈。”

没有人能阻止优秀的人更加优秀,也没有人能让你忘记自己的死结,多悲哀啊。婷哥的方法简单粗暴,大吃一顿,我决定试试。所以我会经常来杭州找婷哥的,我知道她从来都不会拒绝我的骚扰。而我,随时等着她来感受黄浦江的温柔。

编辑/围子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坚硬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