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念 之 间

2016-05-08 09:56:12


◎文/张牧青

第一次见到王佳佳,是在父亲的同学聚会上。

彼时的我不善言辞,躲在父亲的身后,偶尔探出头来看看周围陌生的面孔。当那些陌生的手抚摸我的头,夸我安静时,我也只是腼腆地笑。而穿着公主裙的王佳佳,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她不慌不忙地背唐诗三百首,跳带着稚气的火热拉丁。直到现在,我依旧很羡慕她,羡慕她的落落大方,能说会道。

或许是巧合,我和王佳佳成了同班同学,还是同桌。小学时候的她,就显示出了非凡的交际能力,在哪里都是话题的中心。学校的运动会上,她是最美丽的拉拉队成员;文艺汇演中,她是独挑大梁的积极分子;钢琴比赛上,她又是高贵无比的公主。就是这样一个多才多艺、几乎完美的学生,却喜欢整天和我黏在一起。

哦,忘了介绍我自己。我是A校B班第C排第D号座位上的小E。我和许多高中女生都一样,中规中矩地穿校服,剪短发,一丝不苟地完成作业,竭尽全力地应付考试。唯一和她们不同的是,我的闺蜜是王佳佳,那个在学校各种场合叱咤风云的王佳佳。

谁都不知道为什么王佳佳那么喜欢黏着我,我也不知道。时间长了,我有点反感。可是,每当她用甜腻的语气让我帮她时,我又不忍心拒绝。

“小E,真好喝啊!”“对……”“小E,你看那个女生,好夸张哦!”“嗯嗯。是蛮夸张的。”“小E,你帮我抄笔记吧。你一定会答应的,对吧。”“那……那好吧。”“小E,你今天穿的衣服好土啊,别说你认识我。”“是么,呵呵,我也觉得不太好。”

“小E……”

我回答着她。她显然露出安妥的表情,歪一点脑袋:“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哦。”她紧握我的手,借此表达在她看来我们之间坚不可摧的友情。

然而实际上,我心里想说的其实是“我觉得太甜了”“我觉得她很正常”“我不想帮你抄”“我觉得我的衣服很不错”。

我一直都想说“不”“没有”“不对”,可我从来没有开过口。我的话就像鸿毛,纷纷扬扬地落下,却没有人感受得到。

每天,我都强颜欢笑地面对她的所有问题。她也总是带着甜美的微笑问我那些必然是肯定答案的问题。

而讨厌就像发酵的葡萄酒,开始散发出浓重的气味。每天的饭桌上,父亲总会说,“你看看人家王佳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也要多学学,别老是发呆。”我端着碗,嘴里塞着一口饭,却不知该如何吞下去。淀粉的甜味在嘴里弥漫,我却觉得是阵阵腥味。就像王佳佳一样,令人讨厌,却不得不咽下她的好。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很快,就到了王佳佳的生日。一下课,她就兴奋地抓住我的手臂,“小E,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哦。还有,别忘了给我带礼物。”我勉强笑笑,抽出被她握出汗的手,“我会来的。”

那天下午,我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夏日的午后,只有寥寥无几的知了在树上无力地鸣叫。走进一家饰品店,一阵冷风迎面而来,吹散了潮腻的感觉。我来来回回地看着,希望尽快找到一件合适的礼物。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泰迪熊。柔软的毛,大大的眼睛,还有一件花衬衫。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心想,王佳佳应该会喜欢的。

经过一番烈日的烧烤,我终于到了她家门口。她家的别墅很大,红色的墙砖在太阳下显得格外耀眼。刚按下门铃,她的母亲就开了门,看到是我,不禁喜笑颜开。“佳佳啊,小E来了。”

“真的吗?”王佳佳兴奋地跑出来,穿着粉色的公主裙。我跟着她进了她的卧室。她的卧室很洋气,公主特有的粉红色墙纸,还有半人高的玩偶。看着那些巨大的玩偶,我不禁捏了捏自己手中的泰迪熊,根本就是相形见绌。

“小E,那是我的生日礼物吗?”她指着那个纸盒子。我下意识地摇头,“不……不是,这是买给我妹妹的玩具。”

“那我的生日礼物呢?”王佳佳有些生气地看着我。“我,我忘记买了。”说这话时,我感到自己仿佛是脸部充血,透过穿衣镜,我看到自己像是一个当场被抓的小偷。

王佳佳不曾想到,我会忘记买礼物。“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啊。”我们陷入可怕的冷场。当天的晚会很热闹,我却一直坐在角落,格格不入。或许是王佳佳的自尊心作祟,从那以后,她不再理我,而我也不想再让她黏着我,我和她渐行渐远。而QQ名单里,“王佳佳”也成了最底层的“陌生人”。

后来,我常常会想起,如果我那天把礼物给了她,她又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呢?一念之间,获得的也许是截然相反的效果。

当时的自己有多幼稚,也只能由自己评判。或许是我的错,可是,我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像无法挽回的幻想,被视线所及的天空束缚。

也许,我们再无交集,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另一个她。

(东北师大附属中学)

 编辑/王语嫣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 念 之 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