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热也是热

2016-05-08 09:56:11


◎文/玖玖

我一直是个慢热的人,反射弧长得可以绕地球一圈。

从小我就不会叫什么“叔叔”“阿姨”,除非我妈提醒我:“快叫表叔啊!”我才会从木讷状态醒过来,喊道:“表叔!”我妈每次带我去谁谁谁家之前都要大声地提醒我:“去了以后要叫人。”可我依旧想不起来这位笑得满脸皱纹像菊花一样的大妈是哪位。

有次在同家开的店里正聊着呢,突然进来一位大妈,我觉得这人脸熟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我这个人脸盲又有强迫症,想破脑袋也要想出她是谁。直到几个星期后,我妈回来跟我抱怨,说我小舅妈到处跟人说我没有教养,我看到她去店里买东西居然没跟她打招呼!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臭着一张脸的大妈是我小舅妈!我没有开口解释,坐那里任由我妈说我给她丢脸。解释就是掩饰,这我懂的。我只敢在心里吐槽,既然你认出我,为什么不理我?还背后说我坏话。

后来大一点大家开始看《还珠格格》的时候,我对紫薇动不动就哭嗤之以鼻,然后认真地看跟少女情怀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少年包青天》。我会说《来自星星的你》正热播的时候15岁的我特认真地把《新还珠格格》看了一遍吗?不要跟我聊“叫兽”,因为我会问你“叫兽”能吃吗?我真的是认真的,因为到现在我才知道“叫兽”是一个美男子……

那些年的《一起来看流星雨》,2010年“快男”在我身边这群90后少女的青春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而我当年只看《喜羊羊与灰太狼》。我还记得当初朋友带我到她家看电视,她对电视里深情款款的齐刘海儿帅哥流口水做花痴美梦的时候,我只对电视里那貌似很可口的蛋糕流口水。

在同桌问我“你知不知道苏打绿”并且大有和我大聊一通的架势时,我缓缓张口,“我不知苏打绿,我只知道苏打。”同桌仿佛被掐住喉咙一般,一万字的腹稿都快到达嘴边,却被我一句话打散了。她悻悻地趴在桌子上不再理我。我想说我清晰地听到华丽丽的乌鸦带走了华丽丽的黑豆子……

我现在高二了,是的,我没有早恋,甚至连暗恋都不曾有过。身边的闺蜜都名花有主了,彩彩说她都交过好几个男朋友了,女生只要会穿衣打扮,男朋友就不是问题。这妮子正企图讲女生该如何打扮自己,就被我一句“我一直都穿校服”惊呆了。

“那不上学的时候呢?”她不放弃。“上学时不管去哪都穿校服,暑假宅家里,寒假棉袄一裹就行了。一年四季无刘海儿马尾辫,难怪我没有男朋友啊。哈哈哈……”

彩彩目瞪口呆,显然被我打败了。昨天我跟大我一岁的姐聊天,不知不觉话题就扯远了。“我以前喜欢武艺——”我还没说完呢我姐就抢过话头,“以前武艺特别红的时候我就追的武艺,后来我改追EXO,现在我都不追星了。你说你在我追EXO时才开始追武艺,我不追星了你才开始追EXO,你怎么总追不上潮流,喜欢过时的啊?”说着还附赠俩卫生球。我不说话,心里想我家茶蛋大势永远是潮流,永远不过时!

姐这不叫反应慢,也不叫跟不上潮流,我只是慢热!慢热,懂吗?我会说我那天成功和鹏修哥聊上了后直到晚上才开始兴奋得睡不着然后脑子里各种小剧场吗?

编辑/李鹏修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慢热也是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