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该为女儿的错误负责

2016-05-08 09:56:09


◎心理医生/泉睿

泉睿,留英硕士。喜欢写字,看书,讲故事。希望以“修行”的态度享受着生命中的每个细节,以“陪伴”的方式穿行在求助者的世界里。立志成为一个最会讲故事的心理医生。我已经等不及想讲一个“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故事”给你听。或许,故事里的人是曾经的你,或者故事里的人是将来的你。或许,只是个故事,说的时候不曾有意……生命的路途中,难免会有悲痛愁苦,愿我以文字的形式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为你撑起一片心灵的栖息地。母女关系是一组很微妙的关系。母亲常常会把女儿当做自己的一部分,母亲喜欢的东西,希望女儿也喜欢;母亲未完成的心愿,希望女儿为其完成。女儿天生就是母亲的忠实观众与守护神。一觉察到妈妈的处境不利,就会挺身而出;感觉到妈妈的内在期待,就会义无返顾地“迎合”。很多女孩的心理问题都和这个原因有关。

安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马上要上初中的她,有盗窃的习惯,还在学校打架。家人都束手无策,老师也很迷惑。

安娜偷的都是她不需要的东西,无论如何惩罚就是不能罢手。再者就是打架——毫无缘由地打架,谁也说不清楚她为什么打架。她的理由就是:看着不顺眼就想动手。打架的对象都是一些班级或者学校比较厉害的角色,不考虑对方的攻击力、身体素质以及是否有援手。

我很难把看上去乖巧的她和不屈的“斗士形象”联系到一起。

安娜的父亲是一名教师,看着很儒雅,说话也慢条斯理,有一种“书卷气”。

她父亲说:“我们家衣食无忧,根本不需要偷,家里也没有有暴力行为的人,我和她妈妈吵架都很少动手,在外面更谈不上打架了,而且从来不打孩子,可是为什么她变成这个样子?她是跟谁学的?”

我说:“孩子的反常行为多半是在表达某种情绪,有一些偷窃行为与内在的不平衡感有关系。打架的行为或许在表达一种需求,希望家长和外界能通过她的行为表现而了解她的需求。这种需求可能来自于孩子内心,也可能来自家长的某种期待。你们有没有留意过,是不是有什么不快乐的事情发生在安娜身上?”

父亲说:“当然不快乐了。”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妻子。孩子的母亲表情木然,好像并不关注正在聊的话题。当丈夫看向她的时候,她突然开口接过话头说道:“看我做什么?我让她不快乐了?你的意思是,孩子偷东西是我教她的?打架是我怂恿的?我鼓励她做坏事?我不希望孩子好?”

话题突然转向为:谁应该为这个事情“负责”上。

“责任由谁来付”的现象经常是家庭矛盾出现和爆发的原因。父母双方因为某些事情沟通不畅,处理不好,堆积成家庭的“暗伤”,虽然平日表现不明显,表面上一片平和,实际上暗流汹涌。

为了家庭矛盾不爆发,孩子习惯用“生病”的方式转移家庭矛盾,让自己成为一个“挽救”家庭,平息矛盾的“替罪羊”。

这段对话为我提供了一个探索孩子生病原因的线索——母亲和女儿的关系。

我问母亲:“你们最近有什么家庭变故,新的计划或者打算?”

母亲说道:“好多年前的计划还没实现呢,要是有新计划估计就是离婚了。”

父亲一脸尴尬地抢话说:“我们一直计划要一个小孩,但是单位的工作性质不允许,一直没实施,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计划了。”

母亲一脸不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除了怕单位不让以外,我们还担心再生还是个女孩。”

父亲说:“对我来说男孩女孩都可以,只是觉得一个孩子太孤单了。”

母亲直言不讳地表示:“我喜欢男孩子,女孩子没啥用。如果能生一个男孩,工作丢了也值了,如果生个女孩啥也不说,你养,别指望我做任何事。”

我很庆幸没要求孩子一起进入咨询室,如果安娜也在会是什么样的情绪呢?但是母亲这么大的情绪,一直生活在母亲身边的女儿怎么能不知道呢?

安娜为了表现自己“有用”,像男孩子一样“厉害”,这个刚开始发育的小女孩,用自己单薄的身体去“战斗”。

我把安娜的父母请出咨询室,让女孩儿进来。

安娜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病?”我说:“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有病怎么样?没有病又怎么样呢?”

我决定先放过这个话题,以后再谈论。我说:“刚才跟你母亲聊天,好像她并不是很友好。”

女孩先是一愣,然后辩解道:“她就那样,我姥爷就说她是个驴脸,不会笑,天天板着脸……”

安娜在姥姥家长大,差不多到七八岁才回到父母身边。

她的母亲是家里的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姥姥、姥爷想要一个男孩,但是生的第三个还是女孩就放弃了,他们为此耿耿于怀。

不过姥姥、姥爷很喜欢这个小外孙女。安娜事无巨细地说着姥爷是如何说妈妈不好,妈妈小的时候在家里多么地不受欢迎,但姥爷同时说着妈妈上学时是多么优秀,多么进取……

这位母亲多么希望自己是受欢迎的,就像她女儿讨好她一样,她在讨好着自己的父母,甚至连喜好都那么相似——重男轻女的思想。

因为自己的父母喜欢男孩,而她是个不被父母“欢迎”的女孩子,她也希望自己有一个男孩子;因为父母亲讨厌自己,而讨厌自己的女儿。

在某一次的谈话里,安娜突然问我:“母亲为什么讨厌我?就因为她的母亲讨厌她吗?可是,她的父母讨厌她,她也可以对我好一点啊?为什么她要讨厌我呢?就因为我是女的?可是,她也是女的啊,她是女的她却讨厌女的?”

我就这样看着喃喃自语的她。她看上去那么认真地思考。

“她是女的,她却不喜欢女儿?那不是很奇怪?”安娜抬起头问我。

“或许她只是不喜欢自己是女的呢?”“哦,那听起来,她不只是不喜欢我,而是连自己都不喜欢。”安娜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发出长长的叹息,说道:“妈妈好可怜啊。她妈妈不喜欢她,她自己也不喜欢自己。”

我说:“也不一定是她妈妈不喜欢她,可能只是太想要一个男孩子,所以表现出不喜欢她。”

“那会不会是这样,我妈妈也不是不喜欢我,而是太想要一个男孩子,没有时间去思考是不是喜欢我?”她又开始喃喃自语起来。

安娜用了很多次咨询的时间才放弃了自己要成为男孩子的想法,也用了很久才开始接受母亲不接受的身份,偷窃行为慢慢减少,斗士也开始向公主形象转变……

她还没有发现,她妈妈不喜欢她的另一个原因或许是嫉妒,因为她妈妈没有得到父母的爱,女儿却得到了妈妈的父母的爱……

编辑/围子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谁该为女儿的错误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