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给我的力量

2016-05-08 09:56:08


◎文/辜敏深

夏,天气燥热,空气里铺天盖地弥漫着香樟味,明晃晃的阳光也是铺天盖地的,照得窗台一片白花花。

我打开电脑输入密码,正准备打开公布中考成绩的网页,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那头是好友的尖叫:“苏意我跟你讲!邵嘉树真的跟那个那个,钟敏在一起了!”

我握着鼠标的手忽然顿住,时间好像被谁按了暂停键,一动不动。

7月20日,中考成绩统一公布。一时间,好像我的未来就此被打入了无间地狱,而我,被无数或同情或鄙夷或担忧的目光扫视着,所有的努力被否定,年少的自尊统统碎掉碎掉,继而抬不起头来。

那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啊,万念俱灰,委屈和泪水哽在喉头,不敢出声,怕一出声就是嘶吼。

邵嘉树找到我的时候是黄昏。他站在双杠下,微微抬头看着我,目光温柔:“这样就要被打败了吗?”

我眼睛红肿,居高临下地瞪着他,沙哑着喉咙:“换你你试试!”

我固执地以为,没人能理解我的感受,也不需要别人对我的同情。

“苏意,你这个人真的挺讨人厌的,把自己的难过放得比天大,有什么熬不过去的,你只是懦弱,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还有谁看得起你。”邵嘉树一把将我从双杠上拽下来,瞪得比我还凶。

“复读一年,好好读,大不了我在二中等你还不行吗?”邵嘉树放低了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我和邵嘉树初一认识,他坐在我后桌。匆匆三年的时光,我们也从相看两相厌的孩子心性成长为如今依旧相看两相厌的青涩少年。他取笑我长得难看,像个男的,我回击他腻腻歪歪,跟女孩一样,然后我们互相瞪着,咬牙切齿。可在时光的洗礼下,好像哪里有了不一样,比如我们长大了一点,他从原来的毛头小子变成了现在的翩翩少年,穿着白衬衫,袖口微微挽起,相对而立时,我需要抬头仰望他。又比如,我们对对方不再那么尖锐,明刀暗剑,怎么使坏怎么来,多了一点柔和,我在哪里受了欺负,他一定是第一个帮我出头的,别人说他坏话时,他还没生气,我先跟人家掐了起来。

他的这句话,让我落入冰渊的心一点点回暖,最后心腔里充满了滚烫滚烫的勇气,这勇气足以敌过千军万马四海潮生,我忽然觉得这段时间的矫情简直就像神经病。

“邵嘉树你就是想占我便宜,到时候你是我学长了就可以耀武扬威是不是?”

“Ofcourse!”语气之理所当然,简直让我想抽他。

我们看着对方,许久许久,两个人都笑了出来。

那个少年的模样在视野里渐渐变得模糊,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点点将我拖出回忆的漩涡。哦,那个说好等我的男孩啊,身边有了别人。

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炸开,炸得耳朵嗡鸣。

我没有回应好友,挪动鼠标点开刚刚准备打开的网页。妈妈应该会很高兴吧,比想象中还要好的成绩呢,超过了一中的分数线足足二十分。嗯,我也很高兴。

原来,你并不是我的全部情绪。复读一年的时光,无疑是难熬艰辛的,可是偶尔回学校来看我的你却成为了我黑暗路途最闪耀的灯塔,你让我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人。只是熟稔如你,这么久了,邵嘉树,比我还了解我自己的你,怎么会看不出来我的那点小心思呢?

好友还在叫嚣着,替我觉得忿忿不平。我问她:“你觉得哪个姓氏好?”

“我觉得辜这个姓还不错啊,怎么啦?”

当我把自己想好的笔名扔给好友看时,她炸毛了,“你有病吧苏意!”

辜敏,固执如我。我这么执拗,这个笔名,只用一次,我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很久很久。虽然那个一下课就拍我桌子,总是偷吃我的早点,放学会等我一起回家的你,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可是我还是希望我们三年来的友情也可以很久很久。

对不起啊,邵嘉树,我不能去二中不能当你的学妹不能让你占便宜了。但是我还是很感谢,这一年,你给我的力量,让我有勇气去面对自己以为永远跨不过去的坎。

谢谢,再见。

编辑/王语嫣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那些年,你给我的力量